医院新闻

Henan Provincial Chest Hospital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医院新闻

手术间,是信仰、意志力和耐力的修炼地

2021-10-27
A
A
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哇!祝贺啊祝贺!”近日,在午夜凌晨时分,河南省胸科医院介入手术室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当导丝被指挥着,小心翼翼又坚决果断地进入72岁的于老先生一个长5毫米的二尖瓣瓣周漏缝隙里,鞘管带着封堵器也终于挤进这个狭窄的瓣周漏孔,封堵器依令打开,结结实实地封住瓣周漏,跨瓣压差从80毫米汞柱降到无压差、无瓣周异常血流时,这表明,历时5个小时的瓣周漏封堵手术实施成功。



18年前,于老先生曾在郑州某三甲医院实施二尖瓣机械瓣置换术+主动脉瓣机械瓣置换+三尖瓣成形术,术后多年随访效果不错,近些年来院复查减少。近两个月来,于老先生每次在活动后都出现胸闷、气促,伴有腹胀及食欲减退等不适症状,以为是干活累着了,没有重视也没有治疗。一个半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大量呕血、伴头晕等症,当地医院诊断为上消化道出血,急性心功能衰竭。20多天前,其胸闷、气促症状逐渐加重,双下肢水肿,夜间还阵发性呼吸困难并端坐位呼吸,这些症状是心衰加重的表现,当地医院予以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为进一步诊治转往我院心血管外科一病区治疗。



于老先生来院时左心收缩功能(EF)值只有22%,正常值应在50%以上,而EF值低于35%就属于极高危病人,随时可能引发心脏骤停和死亡。心脏彩超检查提示,二尖瓣位机械瓣瓣周返流,瓣周漏面积达16平方厘米,三尖瓣重度关闭不全。


由于病情危重,该病例在我院每周三心血管外科学术讨论会上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认为由于老先生心功能极差,行外科手术风险极高,不建议外科手术治疗。


由于我院心血管内科和外科协作密切,共同助力并穷尽一切技术手段治愈患者已成为制度和常态,该病例被立刻上报至我国著名心内科专家、我院院长袁义强处,他仔细研究了病例,认为可行介入手术。


该病例因涉及心内及心外学科,随即又在多学科会诊中讨论并制定了手术策略。



次日晚上7点,袁义强带领我院心内及心外科等多学科专家团队张瑞成主任、李靖副主任(主持工作)、黄琼副主任、王磊副主任医师、超声医学科李玉珍主任医师、麻醉科郭迎春副主任医师、任苏恩主治医师,体外循环科2刘建华主任、张辉主治医师、季帅主治医师、马伸主治医师和导管室护士长秦小金等,共同为于老先生行瓣周漏封堵术。


袁义强说,这个手术的难点主要有:一是由于二尖瓣和主动脉瓣紧邻,呈80度锐角,瓣周漏位置就位于两瓣之间夹角处位置。操作空间狭小,二尖瓣和主动脉瓣象两扇开合的“门”,在这两个“门”之间上封堵器,很容易将其中一个“门”卡住,如不能自然开合,意味着手术不成功。二是瓣周漏缝隙长度5毫米,宽度较窄,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缝隙,导丝和鞘管(带着封堵器)难以通过。


介入手术的特点是术者无法直视手术部位,主要通过食道超声和X线来看导丝通过,这要对心脏血管的走向和通路了熟于胸。


导丝从股静脉进入左心房,走的可不是一条直路,从股静脉经右心房及房间隔再到左心房,进入瓣周漏处,是一条狭窄曲折需拐三个弯的通路。在身体外,指挥着拐了几个弯的导丝,和比导丝还要粗些的带着封堵器的鞘管,插入较窄的瓣周漏的缝隙里,会让人有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全凭丰富经验练就的手感和耐心。




导丝进入瓣周漏前一切顺利,专家团队们仍然绷紧神经。因为,最艰难的是下一步,如何将导丝和鞘管准确插入瓣周漏的缝隙里。袁义强带领的专家团队们屏气凝神指挥导丝试探并前进,由于瓣周漏缝隙较窄,加之缝合处有瘢痕,质地相对正常组织更硬,不容易通过。


时间在浑然不觉中一分一秒过去,一次次的试探均不顺利。三个多个小时之后,还是无法通过。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于老先生心功能极差,手术时间较长,麻醉的风险很高,麻醉科主任孟宪慧派了3名麻醉师全力保障手术安全。


专家们都很清楚,如果手术不成功,于老先生就无法恢复正常生活了,因为药物治疗有限,心衰会越来越严重……只有开通这一条路能救患者。


这是一台“有射线”的手术,医生们从始至终都得穿着十几公斤重的密不透风的铅衣,光是穿着这身衣服,半个小时后也能让人出汗,再说“远路无轻担”,这是相当消耗体力的。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延长,医生会“吃”更多射线,这对身体会有不利影响,患者以生命相托,医生,何不是以命相搏?



凝神聚力在手术台前忙碌,铅衣里面的手术衣早已湿透,但专家们顾不得这些,眼睛仍紧紧盯住屏幕,让导丝轻柔又有力地一点点试探。为了缩短手术时间,专家们一般是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今天也是如此。


一筹莫展之际,袁义强深吸几口气,笑着给自己和战友打气:“今晚封堵不上,就不睡觉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和袁义强并肩作战的战友都知道他顽强的工作作风,因为他常说:“我们为胜利而来。”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他认为,在一切以胜利为工作起始点的这个自我要求下,看待实施过程中遇到困难的眼光都会有不同。


如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遇见困难,您可能犯嘀咕:“我可以翻过去吗?”


如果抱着必胜的信念,遇见困难,您更有可能会问:“有几种方法可以翻过去?”


青年医生张辉说:“那一刻,我似乎感到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要义。”


短暂的放松之后,大家又信心十足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就这样,在不断试探的中,近午夜12点时,导丝带着鞘管终于插入瓣周漏缝隙,当封堵器打开,将瓣周漏严丝合缝地堵住,手术室里一片欢腾。


术后超声显示,二尖瓣无返流,无瓣周漏。血压106/70毫米汞柱,心率80次/每分钟,血氧饱和度99%。患者良好的生理指标让专家团队很欣慰。


当医生们换下铅衣时,手术衣前后都湿透了,还微微冒着白气……


这次参与手术的有不少年轻的医生,他们说,这是传帮带最好的场所之一,专家们真刀真枪做给你看,如果你用心,能看到的不仅仅是经验和技术,还有深切地为患者着想的信仰,以及百折不挠的精神。



术后患者转入心外科重症监护病房(CSICU),一个小时后清醒,四肢活动正常。第二天转回普通病房,恢复顺利。


张瑞成提醒做了换瓣手术的患者:即使术后长期恢复良好,也尽量不要做重体力劳动,如长跑、搬重物等,和衣食住行相关的日常体力劳动等是可以的;但不管哪种劳动,原则是不要让自己累着;按时复查,有不适症状应及时诊治。


 


文、图:李红 郭庆


审核:张瑞成 杨蕊





医保政策关于确定新增和修订医疗服务价格项目(2020年第二批)的通知
住院指南河南省胸科医院患者住院流程
护理动态河南省胸科医院举办第七届品管圈成果汇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