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风廉政

Henan Provincial Chest Hospital

您的位置 :首页>党群工作>党风廉政

中央纪委发文披露:工程项目领域腐败8张像,张张封神,一查一个准

2023-08-05
A
A
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7月1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刊发文章指出,今年,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在开展深入调研后,发现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问题8张“画像”:个人专断定调子、明来暗往铺路子、假公济私批条子、隐身幕后当影子、纵容默许打牌子、斡旋站台撑场子、相互勾连搭梯子、推阻刁难使绊子。

这8张“画像”,淋漓尽致地将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影响力插手工程项目谋私贪腐怪现象暴露无遗,为聚焦聚力,紧盯重点对象、抓住关键环节,系统施治工程项目领域腐败,强化源头治理提供了支撑,也为全面畅通信访举报渠道,对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谋私贪腐问题线索全面清仓起底提供了参考,更为完善权力监督制约机制,规范工程资金项目监管,推动工程建设领域规范用权提供了路径。


让我们先来看看这8张画像的具体表现形式,对有针对性深挖彻查这八张画像背后的典型案件大有裨益。


一、个人专断定调子。一些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在工程项目建设决策上,独断专行、搞“一言堂”,利用“话语权”干预或插手工程项目招投标,从中谋利,这是在工程项目领域腐败最为常见的方式。比如,宜春市发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邹进勇,信奉“国企特殊论”,把企业当作是自家的私营领地,靠企吃企,管工程吃工程,利用职务便利在项目招标、工程承揽、企业融资等方面为他人谋利,索取或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违背党中央关于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部署要求,在项目投资、股权收购中擅作主张、恣意妄为,独断专行,一个人说了算,把班子集体会当作是告知会、通报会。

二、明来暗往铺路子。即一些领导干部通过明面上使用各种方式打招呼,授意、指使下属或项目建设单位、招投标代理公司、工程代建公司负责人,或暗地里搞暗箱操作,通过围标串标、透露标底、买通评委等帮助亲属、特定关系人中标,或要求转包分包、虚增工程量、选择特定供应商等。这是在工程项目领域腐败最主要的形式。比如,广西梧州市政协原主席张学军,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插手工程项目,通过向当地民营企业集团控制人“打招呼”的方式,帮助王某某承接房地产建设项目,先后多次收受王某某巨额财物。鄠邑区原秦岭办主任邬昭辉,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插手工程招标投标,使得不具备承建资质的某装饰工程公司在承建草堂寺环线绿化景观提升工程中顺利中标,收受该公司项目部负责人潘某好处费80万元。

三、假公济私批条子。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签批与工程项目有关文件材料,帮助亲属、特定关系人违规通过项目审批、变更设计、调整容积率、竣工验收和获取工程款、政府补助等。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原主任黄方方,滥用“一把手”职权,热衷于批条子,习惯于打招呼,大搞权钱交易,为他人在项目承揽、土地规划、项目推进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巨额钱款。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李春生,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推进、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四、隐身幕后当影子。一些领导干部通过“影子公司”、“影子股东”等方式隐身幕后,让其亲属或朋友充当代言人、代理人,从中谋取私利。比如,广西农信社原副主任梁志军利用职权为其胞弟在工程招标、入股管理服务对象企业等方面谋取利益。又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保障局原局长王忠平以收受股权形式受贿千万余元。


五、纵容默许打牌子。一些领导干部纵容、默许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特定关系人、身边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亲朋好友打着自己的旗号争项目、拿工程、要好处。比如,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纵容妻子和儿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插手园林绿化工程,大肆敛财。萍乡市城建公司原董事长贺德清,大搞家族式腐败,纵容、默许亲属利用本人职务影响,插手重大工程项目建设。


六、斡旋站台撑场子。一些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地位产生的影响、工作联系,通过带亲属、特定关系人组织参加饭局、茶局、牌局等,或到地方部门考察等方式,找老下属、老同事牵线搭桥,帮承揽工程项目、协调疏通有关事项等。比如,吉林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张晓霈,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业务承接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长沙天心经开区原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贺国权,利用职务便利,通过打招呼方式,多次为亲属挂靠相关公司名义承接工程项目提供帮助,谋取非法利益。

七、相互勾连搭梯子。一些领导干部之间为了掩人耳目、为了规避风险,结为利益同盟,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力,相互为对方亲属、特定关系人到对方负责的领域要工程项目提供便利、帮助。这是一种在工程项目领域较为隐蔽、变异腐败的形式。比如,庆阳市镇原县委原书记李崇暄和庆阳市华池县委原书记张万福,在他们主政期间, 结为利益同盟。李崇暄上任后主抓首个重大工程镇原二中时,就接受了时任华池县县长张万福的请托,为其弟弟拿工程大开方便之门。此后两人在各自辖区内相互“关照”,频频向工程招投标领域伸出任性之手,为对方的弟弟拿项目开绿灯。张万福的弟弟刚拿到镇原二中项目,李崇暄的弟弟就拿到了华池县职业中专综合实验楼项目;张万福的弟弟中标了镇原县一条城市道路建设项目,李崇暄的弟弟就中标了华池县一个职工安居楼项目。

八、推阻刁难使绊子。这在一些小官巨贪、小鬼难缠中常常发生,也最为明显。这些小官通过人为设置障碍,新官不理旧账等方式,对项目审批、竣工验收、审计结算、资金拨付、监管执法等故意刁难,吃拿卡要,不给好处不放行。比如,安徽省蚌埠市招标采购管理局原局长赵明伟,为增加自己属意企业的中标概率,改公开招标为邀请招标,精准设定层层“关卡”,故意将几家有实力的企业排除在邀请招标之外。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原站长苏占雄利用职务便利,在相关企业实施西吉县农经站的工程项目中先后9次向承建公司管理及技术人员索贿45万元。

在各级各地大力开展工程项目建设之时,也是腐败问题多发、易发之机。工程项目建设交易链条长、投入资金量大、利益关联度高,容易滋生腐败,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危害极大,不可小觑。不仅严重破坏当地或行业的政治生态,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也增加政治生态修复成本。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与工程建设承包方沆瀣一气,形成利益交换关系,破坏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和正常营商环境,可能导致工程建设脱离实际、监管缺失事故频发,最终造成国有资产被侵吞、群众利益受损。

工程项目建设领域的腐败,相关涉案主体常常隐匿身份、花样翻新,以家人、亲属为掩护,部分干部甚至上下勾结、内外联合作案,增加了监督难度。如何加强监管,强化源头治理,深化标本兼治?健全、完善制度机制,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关键,加强日常监督,部门联动,有案必查,以案示警,杀一儆百,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现在很多地方依托大数据监督平台,通过数据比对提升工程建设领域监督质效,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总之,要压实政治责任,多管齐下,综合发力,从严持续治理,坚决斩断工程建设领域腐败利益链,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发生。

医保政策关于确定新增和修订医疗服务价格项目(2020年第二批)的通知
住院指南河南省胸科医院患者住院流程
护理动态发展护士队伍 优化护理服务 河南省胸科医院举办“5·12”国际护士节庆祝活动